正规赌博十大app排名

【一曼有约】再让我滚,我就回家乡

  倾诉人物:小新

  倾诉时间:8月

  “房子是我的,彩礼也没有,你给过我什么?”

  “我和孩子什么也没有得到,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?”

  她经常这样说,还动不动让我滚,很伤自尊。

  她再这样精神上刺激我,我就回家乡。

  婚房是她爸妈送的

  我和她是工作中认识的,那时她漂亮、温柔。我对她有好感,她对我印象也不差,在我的追求下,恋爱并谈婚论嫁。

  我妈在乡下劳作,爸爸打工供弟弟读大学。我带她到乡下,见过爸妈,妈妈很喜欢她,热情地嘘寒问暖,欢喜地拿出5万元,说是家里的所有积蓄,给我们操办婚礼。

  爸妈供养我和弟弟长大、读书不易,5万元积蓄更是受尽辛劳、省吃俭用才攒下的。我很感动,但她很失望。

  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回城,我在她家对她和她爸妈说,结婚后先租房,买些必要的家具、家电、厨具,一辈子对她好,努力挣钱,好好打拼。

  她爸妈是通情达理之人,原本对我的条件不太满意,但看我真诚、朴实,又见我对她好,答应了我们的婚事,说房子之前为女儿买了一套。

  5万元,对于我爸妈是很大的一笔数字,可在城里用得很快。装修钱不够,她爸妈支付了部分。家具、家电、厨具什么的,都是她爸妈付的款。

  没钱气短,装修时我很少发表意见,置办东西时我也没发表意见,她喜欢就好。她也理所当然地从没有问过我的意见,我陪着她东逛西逛、东买西买,要结婚的兴奋中夹杂着凄惶。

  我既是新郎,又是夹着尾巴的跟班。

  城里酒楼宴席上,她浓妆艳抹、笑靥如花;乡下院坝流水席上,她强颜欢笑、不情不愿。一场结婚的大戏唱完,生活恢复平静,陷于柴米油盐的琐碎中,她开始斤斤计较找后账。

  她说我除了长得帅,什么都没有。结婚房子是她爸妈送的,彩礼也没有,在朋友那里没面子。她天天唠叨,有时如祥林嫂,有时如河东狮,有时如怨妇。因为心里不平衡,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家务应该我做,我应该伺候她。

  她爸妈特别宠她,她一直没有做过家务。收拾、整理,拖地、煮饭,这些她全不会。婚后,她不做,我就学着做。

  她和她爸妈的好,我都明白。只要有空,做做家务也没什么。可问题是,她不做却要指手划脚,说我煮饭不好吃,还弄得厨房到处都是;拖地拖得家里地板水漉漉的,买水果也不知道挑好坏。这些话说一次两次无所谓,说多了就很烦。

  最气人的是,她还说我挣不了大钱,小事也做不好。我郁闷,自古以来煮饭、拖地这些事都是女人做的。现在时代不同了,但再不同也不至于女人就可以什么都不做。大家都上班挣钱,谁下班回家早、谁的时间多,家务就多做一点,这样才是有商有量、居家之道。

  滚出去,这是我的家

  婚后没多久,她怀孕了,特别娇气。

  只要我在家,喝水一定要我倒,而且必须是笑容满面,最好是甜言蜜语地给她;煮饭,要绞尽脑汁投其所好;晚上上厕所,她会叫醒我,让我陪她上厕所;我有些生气,她说怕黑。我哭笑不得,起床后开灯,百多平方米的房子到处明晃晃,有什么可怕的?又不是乡下,屋内没有厕所,要到屋外,黑灯瞎火地我陪你那是应该。

  和她讲道理,她不听,说我没有耐烦心,为我十月怀胎、为我生儿育女,让我做一点点都不耐烦。她的唠叨只要一开头,如黄河水滔滔不绝,我怕。为了少吵架,我说话之前要好好想想,哪句话她爱听,哪句她不爱听要惹麻烦。

  白天要上班挣钱,下班后要回来做家务,还要陪她唠瞌,心累。

  女儿出生,我妈从老家赶来,伺候她坐月子。她不是嫌我妈卫生做得不细,就是嫌饭煮得不合口味,我妈有次受气在卧室悄悄掉泪,我推门看见,问我妈怎么了,我妈说没什么。她给我脸色看可以,对我妈大一句小一句就太过分了,我转身要找她理论。我妈使劲拖住我,不让我去闹,还说过日子难免磕磕绊绊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

  孩子满月后,我妈要回家乡,家里还有父亲及一堆事,不能长期帮我们照看孩子。她非常不高兴,说我们家该出钱的时候没钱,要人帮忙的时候没人。我忍不住,指责她,说我妈在也讨不了你的好,看不到你的好脸色;她要走,不正合你的意吗?

  她找我闹。我问她,我妈留也不是,走也不是,你到底要干嘛?

  她对我妈缺乏起码的尊重,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堵着,过不去。

  她说带不了孩子,还有几个月才上班,可她在家什么也不愿做。女儿哭,她也哭,给我打电话,让我快回家。

  我下班尽快回家,陪女儿,做家务,懒得搭理她。她受不了,说我结婚后完全变了个人,对她冷暴力。我不理她,她生气丢下女儿回了娘家。

  我知道,她用女儿威胁我,女儿要吃奶,我肯定会上门求她。但她算盘打错了,她走后,我请了保姆,女儿饿了就给她喝奶粉。女儿先是不愿,哭闹几次后就习惯了奶粉。

  岳父岳母将她送回家,让保姆和女儿到他们那边去,他们帮着带。这下,她更得意了,更不平衡了,觉得吃了大亏,和我唠叨时除了说我没用,还把我父母也牵扯进去,说什么都是爷爷奶奶帮着带,到了她们家就倒了个。

  她翻来覆去地念,就是要让我明白,我和我家占了大便宜。

  我逐渐明白,她生气、唠叨、吵闹,不是因为我变了,不是因为我不够好,是因为她觉得结婚她家付出得多,她心里不平衡;无论我怎样对她好,她都会觉得不够;她觉得她家付出得比我家多,所以她要索取更多,弥补心里的失衡。物质上的优越感,让她变得傲慢、不讲理,在婚姻中指手划脚,随意点评我和我的父母。只要我稍不听从,或稍不满意,她的失衡感、优越感就会窜出来,和我闹。

  她一味的要求我,我说她长了张嘴只知道说别人,为什么不想想自己的不是。

  这下捅了马蜂窝,非要我说出一二三四来。我最初不想说,说了她会更闹腾,可她不依不饶,我就说她除了身材、脸蛋是女人,其他没一处像女人。

  她很气愤,身高165,不胖不瘦,肤白貌美,时尚潮流,居然被我说不像女人。我指责她,婚后只要稍不如意,家里就会鸡犬不宁,你别以为打扮女人味十足就是女人,你尽到女人的本分了吗?你是我老婆,你为我煮过饭、洗过衣吗?你是女儿她妈,你为她洗过衣服、给她洗过澡吗?

  “这些我不会,怎么啦?我嫁给你什么都没有,这些你不该做吗?你什么都没有给我,你没资格提条件。”

  “结婚时你就知道我家里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,你干嘛和我结婚?我逼你了吗?你眼瞎吗?”

  她气极,说房子是她爸妈买的,我捡便宜白住还不知道感恩,声嘶力竭地让我滚,滚出去。

  再让我滚,我就回家乡

  我拉开门,将门重重摔上。

  我在街上瞎逛,无处可去。身处异乡,没有要好的兄弟伙,没有可交心的朋友,和同事又不适合聊家长里短,也不能给爸妈打电话述说郁闷。

  我关了手机,心情不好不想接电话。以往这样,都是岳父岳母知道后打电话劝,让我看在孩子的份上,让着她。她心不坏,闹闹就过去了。

  岳父岳母不是势利人,又帮我们带女儿,很多时候我对他们言听计从。可是,她越来越过份。我和她理论,她说我没男人样,和她斤斤计较;我不说话,她说我对她不上心,爱理不理。

  我希望女儿在家里,这样家里闹热一点。可她不,她愿意过省事一点的生活,把孩子放父母家,下班后回父母家吃饭,逗逗女儿,晚饭后牵着孩子到小区附近逛一逛,然后把孩子交给父母和保姆,开车再回到我们的小家。她一边享受轻松省力的生活,一边又会在想女儿时责骂我无用。

  她这样找我闹,是从骨子里瞧不起我,所以不尊重我。

  她自己懒,把女儿放在岳父岳母家里,还理直气壮地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,怪我没本事挣大钱,不能让她像别的女人那样全职在家陪女儿。我有时候觉得她不可理喻,有时觉得她变化太大,早已不是当初认识的那个温柔女孩。

  没有女儿的笑声、哭声,只有她的唠叨声,慢慢地我在家里越来越不爱说话,不想说话。

  她颐指气使,我唯唯诺诺;她骄横跋扈,我忍气吞声。

  她挖苦讽刺,像一个债主高高在上,时刻盯着我,时刻提醒我,我欠她。

  我欠她什么,我想不明白。说到底就是我们的婚房,是她家准备的;最初我感恩,但在她的日夜唠叨中,我开始细想婚房是她爸妈送她的,写的她的名字,我不过是和她结婚后住在一起而已,我占什么便宜了?

  互相关心体贴,婚房是天堂;没有关心体贴,只有指责抱怨,婚房就是牢笼。我还年轻,不想一辈子呆在牢笼里,被她有意无意贴上吃软饭、无用的标签。

  我越来越讨厌在家里。

  下班后,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和她的心越来越远。

  我想回家乡重新找工作,不住她爸妈送的房子,找回男人的尊严。

  她不摆正她在婚姻中的心态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  她再让我滚,我不想再忍,想回家乡找工作,抽时间陪陪爸妈。

  只是,我舍不得女儿。我要走,她肯定不会让女儿跟着我。(记者易嫚)

编辑:陈庆
    网络新闻部:023-79310379 广告联系:13983562888 技术:023-79310379
   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 广告联系QQ:37771497  技术QQ:9663649
    推荐赌博APP十大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:409099 Copyright ? 2004-2017 edge919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渝ICP备11002633号-1  《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》(证件号:新出网证[渝]字013号)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232016003